靠“外财”续命的彩电之王——康佳

来自媒体/金融三大火枪手的技术

2019年中期业绩已播出一段时间,并已公布了很多。

吴茶君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20日,已有近500家报告中期报告业绩的公司中有400多家有非经常性损益,其中非经常性损益的比例为今年上半年超过90%。

值得注意的是,非经常性损益与近60家公司回归母亲的净利润之比大于50%。超过20家公司的比例超过100%,这意味着如果不支持非经常性损益,这些公司将在今年上半年亏损。

收入取决于“外国财富”成瘾

在这里我们找到了一家公司 - 沉康佳A(康佳集团),英文名:KONKA,1999年,康佳的彩电产量超过“长虹”并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拥有“康佳”彩电曾经成为家庭财富的重要象征。

随着时间的推移,康佳这个家电行业的神话似乎越来越难了。

乍一看,今年中期报告的表现,回归母公司的净利润为3.53亿美元,这还不算太糟糕。

根据康佳集团最近发布的半年度报告,该公司的收入和母公司的净回报正朝着同一方向增长,这听起来不错,但实际结果似乎令人尴尬。

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问题。如果我们拿出非经常性损益,沉康甲A将是非常空的。显然另一种情况:从有利可图的3.53亿绘画风格到超过60亿的损失。

扣除经常性损益后,神康佳A在今年上半年损失了6.23亿元。如此大的差距,问题自然会产生于“非经常性收益和损失”。

在简单的科学普及下,这里提到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包括两类:

一个是出售资产的利润,主要来自股东牺牲自己的“宝贵”精神,属于为公司创造利润的“亲戚”。

另一个不属于“亲属”的范围,这通常是公众和政府的利益,与企业无关。

也就是说,投资回报,资产处置,政府补贴和其他表现“滋润”是主要来源。

然而,很明显,非经常性损益的特征是临时性和不可持续性,无论他们是否是亲属。

沉康佳A近年来一直保持其可持续性,但其稳定性并不容易说。

特别是当它的净利润和非经常性损益汇总在一起时,线性高度适合,这使得人们不得不猜测这是有预谋的“非经常性损益”?

由于会计利润是根据会计分期假设确定的,上市公司可以灵活控制非流动项目发生的时间,从而操纵报告期内的会计利润。

所谓的非经常性收入仅反映在转账书中。我们要说的是,它们充当了陈述的临时粉饰,掩盖了苍白的表现。它们并不代表公司的经营状况和业绩增长。

也正为此,监管大大规定上市公司必须在年报中披露“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但往往一些投资者就会忽略这一点。事实上,扣非净利润才是上市公司的真实业绩。

8年“瞒天过海”

年近不惑的康佳集团,作为老牌家电企业,这样的业绩“水分”实在惊人。

A股市场存在不少靠补贴或者变卖资产盈利的上市公司,这也几乎成为一些上市公司一贯的做法,靠非经常性损益来粉饰净利润的猫腻……我们都知道,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推高净利润乃至由负变正,比比皆是。

说白了,就是靠“外财”粉饰利润,但是康佳的情况属于靠“外财”美化自己队伍里的王者。

若不是有非经常性损益撑着,这家昔日的电视之王已经连续亏损8年!

自2011年开始,康佳的扣非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9年上半年,康佳主营业务亏损累计超过36亿元!

今年,已经是康佳集团自2011年以来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的第9年了,更直接一点,康佳集团在这9年内一直依靠补助和出售资产来维持业绩。

卖了那么多年电视,还不如随随便便卖一块地挣得多!

当然了,为了好好活着,康佳也不是没做努力,2016年起,康佳就启动了业务转型,但似乎相比较被时代淘汰的电视业务,康佳陷入的是一种品牌困境——被时代遗忘在过去。

转型3年以来,新业务也并未成大气候,为了不那么打脸,那可不就得“开个美颜”,不至于那么难看。

为此,康佳不断舍弃陪自己一路打拼的“兄弟”,多次抛售旗下资产。只2019年上半年,康佳就转让了3家公司的部门股权,获投资收益5.59亿元。

新业务暂未增利,为了活着,康佳也只能变卖资产输血了……

只是,这种“粉饰”又能维持多久?还剩多少资产够康佳集团继续“挥霍”呢?

又是瑞华?

酌情考虑,偶尔“美颜”一下也就算了,睁只眼闭只眼,但是一混就是8年,是真有点瞎了。

或许是因为上市公司用非经常性损益虚增利润的时点比较好控制,让康佳染上了“瘾”。

不看不知道,细看吓一跳,又是一家瑞华“关系户”?康得新之后,再现康佳?

广大股民都知道,这段时间以来,瑞华在上市公司财报里就像是癌一样存在。

不知是否家底不够厚实了,康佳已经开始动了外部融资的念头。

资产卖了这么多,也没能改变康佳“手头紧”的问题。截至2019年6月,康佳集团流动资产合计248亿元,流动负债为227亿元,其流动资金仅为21亿元。

3月底,康佳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30亿元,20亿用来偿还银行贷款,10亿用来补充流动资金。而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康佳的经营性现金流是一个持续净流出的状态,截至2019年上半年已经累计流出超105亿元。

换句话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康佳都处于举债经营的状态。

更不幸的是,7月底,深康佳A因陷入瑞华风波被证监会叫停非公开发行项目审核。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商誉。

近两年,由于康佳进行了一项非同一控制下的股权收购,账面商誉金额闪电式上升。但就数据来看,康佳存在商誉减值计提不足的可能。

而这种种疑虑的背后,是否有瑞华的“功劳”,我们不得而知。

比这个更重要的是,那边电视业务逐渐颓废、新业务嗷嗷待哺,这边康佳账面上的钱已经快见底了,康佳还有多远的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