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美国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国|关税|特朗普

美国着名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访谈:美国的真正问题不是中国[环球时报记者赵珏一胡宇伟]编者按:耶鲁大学耶鲁大学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史蒂文罗奇是摩根士丹利亚洲区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街。了解中国的一位经济学家。在美国发表了301份调查报告并引发了一年多的贸易战,史蒂文罗奇先后撰写了诸如《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错误叙事》《中国真的在欺骗(我们)吗》等文章来分析美国经济赤字的根本原因,并得出结论认为美国政府是负责中国。一系列指责是站不住脚的。最近,在北京的耶鲁大学,罗奇回答了记者《环球时报》记者关于中美关系对外关系的话题。在采访中,他也表达了对中国经济未来的信心。

“三十年前,我们指责日本,今天,我们责怪中国”,

环球时报:你刚才说过把所有问题归咎于中国已成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共识。 “中国威胁论”似乎是无所不能的目标。那么,什么样的力量正在推动这种现象的形成?

斯蒂芬罗奇:我认为原因主要是政治性的。在过去的25年中,美国社会的不同阶层之间存在巨大差距。随着机会的减少和收入不平等的扩大,生活压力很大的工人和家庭需要政治领导人来解决这些问题。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责怪别人履行职责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事实上,我们很久以前就开始这样做了。三十年前,我们指责日本。今天,我们责怪中国,并将贸易逆差作为指责的理由。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摆脱了严重的经济衰退,制造业仍然极度疲软,贸易逆差急剧扩大,美国对日贸易逆差曾占总赤字的42%。因此,我们指责日本窃取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作。我们采取了一批工业国家向日本施压,要求重新评估日元。在1985年签署的《广场协议》中,日本同意美国的要求并犯了一系列可怕的错误。从那时起,日本的经济增长开始停滞不前。

三十年后,美国贸易逆差再次飙升。在2018年,48%的美国贸易逆差来自中国,因此我们将指责中国。被忽视的是,双边贸易逆差不是衡量经济形势的适当指标。对于美国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缺乏国内储蓄。

当我们向耶鲁大学或任何其他大学的本科生讲授经济学时,有人解释说:如果你不省钱但想继续增长,你必须引入过多的外国储蓄,这将导致大量的经常账户和多边贸易赤字。去年,美国与102个国家出现贸易逆差。中国是赤字最多的国家,它已成为美国推卸责任的目标。

环球时报:假设中国真的减少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美国经济真的会像特朗普总统所说的那样“再次变得更好”吗?

斯蒂芬罗奇:美国与许多国家存在贸易逆差,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国家都在欺骗美国,而是反映了美国的低储蓄率。

假设与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不再存在,但美国仍未解决储蓄问题,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将扩散到其他国家。这些国家的生产成本通常高于中国,从中进口商品相当于伪装对美国消费者征税。因此,这不会使美国“重新伟大”,而是会使美国变得更糟。

环球时报:中美贸易摩擦似乎有扩大的趋势。以华为,中兴和大江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公司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你如何看待美国试图挑起与中国的科技战争?

斯蒂芬罗奇:美国认为中国正试图主宰未来的产业。如果中国成功地领先,无论是人工智能,金融技术,健康科学还是电子商务,美国未来的繁荣都将面临风险。我们看到技术和创新的斗争是我们自身繁荣的主要威胁。对于当前的美国政府,国会和公众来说,重要的是要确保我们未来的经济安全,这将导致华为,中兴和其他中国公司被列入所谓的实体名单。

美国不仅使用关税,而且还通过对个别公司的制裁来保障我们经济的未来。但问题是,这是否合适?我担心我们犯了这样的错误:责怪他人,不要仔细检查他们保持领导的行为。

我们看到了华为和中国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因为他们投资了5G,但美国忽略了它。这是中国的错吗?为什么美国不投资5G?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我们宁愿限制华为,然后再回到我们未能投资这些关键新兴技术的不幸事实。这是华为的错还是我们的错?

在过去,超过一千名经济学家写信给美国总统不要征收关税

环球时报:面对墨西哥,欧盟,印度和中国,增加关税似乎是美国政府最有力的武器。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经常使用关税会对全球经济和贸易格局产生什么影响?

斯蒂芬罗奇:增加关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关税并不是好事。特朗普总统认为关税是他的交易艺术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关税已成为“经济欺凌”的工具。关税增加了贸易成本,扭转了全球化进程,最终使受益于自由贸易的消费者受到伤害。

并导致1929年至1932年间全球贸易下降60%。但他们使情况变得更糟。因此,关税不是解决国家间问题的最佳方式,关税造成的损害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特朗普认为聪明的“交易艺术”是一种错误的方法,我们需要更多的智慧来妥协。特朗普认为,通过向墨西哥,欧盟,加拿大和中国施加压力,这些国家将给予他他想要的东西,但这不是实施经济政策的合法方式。

环球时报: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你提到了中国在面对贸易战时的经济弹性以及中国缺乏中等收入陷阱。您对中国经济的主要信心是什么?

斯蒂芬罗奇:我不否认中国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基础设施投资来支持经济。

虽然中国仍然面临来自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和美国关税增长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我对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因为中国正确认识到它正处于改变经济增长模式的关键时刻。中国经济正在从出口投资转向国内消费,并正在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更重要的是,中国依靠自主创新的重要技术来发展经济。这些变化对中国至关重要,中国在这些变革中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从根本上说,我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增长非常乐观。我可能比任何美国人都更乐观。

关于中国,西方构建了多个“虚假叙事”。

环球时报:美国官员和美国舆论批评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似乎只有美国模式是最好的,而且它是普遍的。你有什么意见?

斯蒂芬罗奇:中国必须走自己的路,抄袭其他国家的模式毫无意义。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从自身的经验和历史中逐步探索的。但是没有模型是完美的,每种模式都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美国也是如此,因此模型需要适应环境的变化。

这只是某些辩论的一个方面。美国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在2001年同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同意复制美国的经济模式。我已经审查了中国签署的WTO协议的文本。根本没有类似的内容。这只是西方建立的另一个错误叙述。

环球时报:您认为现在是时候中国和美国重建经贸关系甚至是双边关系吗?如果是这样,这种新关系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Stephen Roach:提出解决方案比冲突更好,但我认为现有框架需要更多创造力。

我认为,新的中美关系框架需要有四个关键方面。首先,两国应该更多地开放市场。最好的方法是达成双边投资协议。

其次,两国承诺进行宏观调控,缩小储蓄缺口。中国需要减少储蓄,而美国需要增加储蓄,否则美国只能通过减少预算赤字来节省资金。

第三是关于网络安全。网络安全是一个多边的国际问题,美国和中国需要率先制定全球网络安全协议。

此外,两国之间的对话需要创新。我们需要一个常设组织,美国和中国专家秘书处,在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开展工作,开展联合研究和数据共享,以解决共同的经济问题。

中国和美国同意重启经贸磋商

张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