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绿洲 > 情感生活 >

心恨的母亲 三年不看亲女儿一面

发布: 2014-08-06  | 来源:  |编辑:liag  |查看:
本文相关:恨心的母亲
收藏
恨心的母亲
37岁的马清比他实际年龄显得苍老,能看出,这三年来他一个人承担起养育女儿的责任,过得不容易。在婚姻关系中,夫妻的相守和沟通很重要。马清明明有条件跟妻子在一个城市生活,却一味顺着比他小7岁的妻子,导致夫妻两地分居,长期缺少交流,给了妻子出轨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妻子是被他宠坏的。
一开始我们感情很好
从2009年开始,妻子就没有联系我,如今就连她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我不能理解,她作为一位母亲,为何能够3年来对女儿不闻不问。
我是广西人,1997年初中毕业后来到广州打工。2000年时,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当时她在罗冲围的一个小餐馆当服务员,我在附近上班,经常跟同事去那里吃饭,一来二去就混熟了。那年她18岁,比我小7岁。她个子不高,胖乎乎的,性格开朗,是我喜欢的类型。后来,我们工作都有变动,但一直保持电话联系,像普通朋友一样交往着。
2003年非典严重时,一天,她打电话约我去她住的地方吃饭,从那时起,我们的联系频密起来。2003年国庆节前一天,她突然给我电话,要我当天晚上必须到她那里吃饭。饭后,我们聊到挺晚,她留我过夜,我们第一次发生了关系。几个月后,我们租了房子同居。那时,我们的感情很好,基本没什么分歧,也从来没吵过架。她告诉我,有邻居夸她:“你老公真好,没见他对你发过脾气。”她自己也承认:“我的脾气差,他很能让着我。”的确,我很能忍她。我父母脾气不好,从小我就生活在他们吵架的阴影下,所以我从来不想跟人吵架。她发脾气时,我会劝她:“咱们心平气和地谈,不要吵。”
同居两年后,她催着我回家办了结婚证。2006年,女儿在我老家出生,她在家带孩子。
她去异地打工 
我发现她出轨了
2007年春节过后,她说想出来打工,并坚持把女儿交给她父母带。我想让她在广州找份工作,但她不听,去了深圳。2007年“五一”放假,她回到广州,饭后她去洗碗,手机放在床头,突然一个信息发过来:“老婆,到了没有?”我觉得奇怪,立即拿去问她,她说可能是发错了。我不信,盯着她看,她就撒娇,说绝对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选择了相信她。
快到冬天时,我去深圳看她,她那时住厂里宿舍。本来我妹留我们住她家。但是,她说什么也不肯,硬要拉我去外面宾馆住。开房的过程中,我感觉她对这个宾馆熟门熟路,心中便产生了怀疑。而且,都说小别胜新婚,但和她过夫妻生活,我感觉,她没有以前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再见面时那么亲热了。
第二天晚上,她冲凉时把手机放床头,那么巧,先前那个号码又发短信过来,“老婆”长“老婆”短的。我当时就火起了,她一回房间,就把手机摔给她看,问她怎么回事。我们吵了一架,她终于承认,她和这个男人上过床。他是开黑网吧的,腿有些残疾,她去上网时认识了他,一次,感到寂寞无聊时就跟他发生了关系。
这次见面不欢而散,回来后,我没理她,只是隔段时间不咸不淡地打个电话。国庆节,她妈带了我女儿来广州,她回广州跟我们玩了一天,没有在一起过夜就走了。2008年元旦前,她说没有路费钱,不回广州了。
她要打要杀闹离婚
2008年春节,我腊月二十二就回了广西老家,打电话问她放假没,她说要到腊月二十八才放,就不回去过年了。我堂妹跟她同一个厂,都已经回家了,她显然在说谎。我对她心里有气,就说:“随便你了!”正月初六,她从清远娘家抱回女儿到了我家,在老家住了三四天,就非要回深圳上班。
一开始,她还经常打电话问女儿情况怎样。我说:“女儿天天黏着我,我想回去打工都不行。”过了几天,是我生日,她打来电话说:“你辛苦了,不如来广州转转,我买部手机给你做生日礼物。”我没答应,说:“过不过没所谓,你有这份心就行了。”
正月二十六,她打电话回家,说想去惠州打工,我不同意。她忽然冒出一句:“要不我们分手吧。”我吓了一跳。她说一个男的很喜欢她,准备在深圳买一套房子给她。我们吵了一架。我至今不知她说的这个男的是不是那个残疾人。
农历二月初,她突然回到我老家,开门见山地讲: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离婚。我坚持不离,两人随即吵起来,她把我的衣服都撕烂了,女儿吓得哇哇大哭。从相识到结婚,那次我们吵得最激烈。她一会儿拿刀架到我脖子上说要砍我,一会儿又威胁烧我的房子,拿打火机把厨房的柴禾点着了。我抱着大哭的女儿,提着水桶把火浇灭。后来,她又哭着打我,说我不肯离婚是在阻挡她的幸福。我不还手,让她打个够。
三年无音信 女儿想妈妈
之后,我们很少联系,她的号码经常打不通。2008年,女儿三岁了,我和母亲挑了农历九月二十三,要给女儿过生日。按老家风俗,需要外婆和妈妈从头到脚给女儿置办新衣服。我联系不到她,就给她妈妈打电话,岳母表示不想去,我让她帮着联系她女儿,她说联系不到。我就问她:“你女儿跟那个跛脚到底怎么回事?”岳母吞吞吐吐地说了几句就哭起来。我妻子的大哥抢过电话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是“疯子、穷鬼”,“永远不要见到你。”从那时起,他们家的电话全部换了。
这次给女儿过生日,花了两千多元。几天过后,她突然给我发信息,问女儿的生日办得怎样,并答应叫她妹妹汇1000元过来,还说想女儿。我要她回来,她不肯。
2009年7月,她跟她爸到了我老家,逼我去办离婚手续。早饭后,我们带着女儿一起到了市里的民政局把情况说了一下,对方说,要我们写好协议书再来。从民政局出来,她直接坐车回广州,似乎对女儿一点都不留恋,只是塞了500元给女儿,还给她买了几套衣服和一个小包包。
9月份,我回到广州,约她谈了一个晚上。我看她面色憔悴,很心疼,就劝她:“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要愿意回来,过去的事,我不会追究。”但她说:“没办法,没法回头了。”最后,我把临时起草的协议书及离婚申请表交给她,要她看着办。从那时到现在,3年过去了,她杳无音信。
上次回老家,刚上小学的女儿问我:“你怎么没带妈妈回来?”我心里一酸,不知怎么回答她,支吾着过去了。女儿对妈妈给她买的那个小包包念念不忘,每次看到,都念叨说“这是妈妈给我买的”。
妻子之所以变心,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她妹妹当初从老家来广州,穷得连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买不起,而从2006年起,她妹妹在广州被一个50多岁的男人包养,从此生活大大改善,出手很阔绰。妹妹的这一变化可能让她的心理失衡。
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民政局说我们现在还属于合法夫妻,法院说我可以申请离婚,但最好能找到当事人。但是,我去哪里找她?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