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布局“负利率”?——从全球视角看中国市场

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采取负利率政策,欧洲债券市场进入“负利率”时代。目前,全球负利率债券的市值接近16万亿美元,占全球债券总市值的30%,创历史新高。导致利率下降的因素很多,例如全球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和潜在的经济增长;加强金融监管,金融机构对国债的需求不断增加;主要中央银行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降低定期保费和长期利率。

从技术上讲,负利率的传导机制与正利率的传导机制基本相同。唯一的限制是现金的存在。现金使银行存款的利率不低于保留现金的成本,从而导致银行利差缩小并威胁其利润。但实际上,银行将主动从利息业务转向非利息业务,如收费和佣金。因此,负利率对银行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为了减少负利率限制,西方政策和学术界一直在讨论如何减少甚至取消现金使用,这也表明“负利率”现象可能不会很快消失。

在“负利率”环境下,货币政策空间有限,财政政策的重要性正在上升。货币和金融都是刺激总需求的手段,但货币政策增加了私营部门增加杠杆率,推动资产价格泡沫和增加贫富差距的冲动。财政支出通常用于公共投资和生计项目。引发资产价格泡沫并不容易。同时,它支持利率和汇率。从长远来看,它还可以调节收入分配,缓解贫富分化。负利率导致政策制定者反思货币和信贷,并再次强调财政政策的作用。然而,财政政策面临的限制比货币政策更多,它将产生“泄漏效应”,可能导致国际舞台上的相互竞争。

负利率利好黄金,支撑股市,但给养老金和保险机构配置资产带来挑战。股市方面,负利率支撑估值,解释了为何今年全球经济不断恶化,但股市普遍仍取得较高的正收益。债市方面,欧洲负利率具有外溢效应,拉低其他国家的利率。负利率加重养老金和保险机构追逐久期和收益的行为,增加配置资产难度,使其面临“资产荒”的挑战。

海外负利率也增加中国资产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今年以来中美、中德利差不断走阔,均处于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A股估值相对于其他国家仍然偏低。在全球流动性宽松、中国经济增速不会急剧下行、金融开放提速、人民币汇率风险充分释放的情况下,外资配置中国资产的动力或上升。

(责任编辑:DF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