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珍和尤氏的这番私房话,暗藏着宁府丑事频出的主要原因

虽然同为一族,但是与荣国府比起来,宁府显然是秽乱不堪,非议不断的,譬如常年在外流荡的落魄世家子弟就当着宝玉的面鄙夷过宁府“你们东府除了门前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宝玉听后不置一词,近似默认。

?

?所以,秦可卿要见外客,是必须要穿上见客衣服的。可是这在贾珍看来,确实可以免却的。

就是因为贾珍对礼仪的忽视,所以宁府很多社交行为都是与那个时代的章法规矩相悖的。譬如看病,秦可卿歪在大迎枕上,与大夫面对面的,大夫把完右手的脉再把左手。

可是在荣府,女眷们是怎么看病的呢?尤二姐是贾琏的妾,生病时请来胡庸医,看病时是隔着几层帘帐,胡庸医把完脉没有把握,还得战战兢兢请示贾琏,要观看尤二姐面容。

晴雯是宝玉的丫环,因为着凉伤风,宝玉为其请来外头的胡庸医为其看病,几个婆子将帘帐放下来后,晴雯只露出一只手来,胡庸医看见她手上的凤仙花染的指甲,连忙将头撇开,这是非礼勿视。

一个小妾和一个奴才,在荣府都要讲究男女之防,可是秦可卿作为宁府的重孙媳妇,竟然被允许衣衫不整面对外男,无视礼仪便是漠视规矩,摒弃约束,毫无羞耻心,这样的环境下,宁府的人自然都是放飞自我的了,窥斑见豹,从贾珍与尤氏的私房话便能知道,宁府的“乱”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达到当天最大量